您的位置  文体资讯  体育娱乐

TMEA2021年十大热歌公布 看完觉得华语乐坛完蛋了?

(林真心/文)华语乐坛完蛋了?

12月11日,腾讯TMEA年度盛典评选出了2021年度“华语十大热歌”。歌单一出,网友们纷纷吐槽:“华语乐坛是要完蛋了”、“你直接告诉我打开抖音不就行了呗”、“是我都听过却叫不出名字的歌”、“抄袭的歌怎么也能上啊”……舆论发酵一夜后,#华语乐坛##十六年前的华语乐坛有多疯狂#也冲上了热搜。

如果一份音乐榜单引起如此大的争议,其中必然有问题。客观来说,短视频统治大众碎片时间的情况下,这些网友口中的“抖音神曲”,都是真的火。但就像网友质疑的,被质疑抄袭的曲目为什么能上榜?

够“热”,就够格了吗?

火是真的火。

上榜的10首歌曲,分别是阿yueyue的《云与海》、大籽的《白月光与朱砂痣》、花僮的《浪子闲话》、回小仙的《醒不来的梦》、七叔的《踏山河》、深海鱼子酱的《千千万万》、王靖雯的《沦陷》、王琪的《可可托海的牧羊人》、王忻辰/苏星婕的《清空》、小乐哥的《执迷不悟》。

这些歌的共同之处在于,虽然乍看歌手和曲名会觉得很陌生,产生“这些都是什么歌”的疑惑,但是,当旋律响起的那一秒,80%的人都会觉得熟悉,发出“原来就是这首歌啊”的感叹。

因为这些都是现在短视频平台上最火的BGM。

它们总是以副歌的形式出现,一遍又一遍刺激着用户的耳膜,形成“洗脑”效果。就算不刷短视频的人,也很难抵挡得住身边外放抖音的人。

“差不多都是典型的口水歌。火是火,但是抄袭就是不行啊。”资深乐迷小鱼告诉,当晚她看到这个榜单的时候就震惊了,不仅风格类似,抄袭含量也过高了。

“《千千万万》和《白月光与朱砂痣》早就被网友扒出来是抄袭了。《白月光与朱砂痣》,抄了五月天的《知足》、《拒绝黄赌毒》和《亡灵序曲》,把几首歌的旋律拼凑到一块,加点过渡、升、降调,写歌这么简单了吗?”

最让她觉得离谱的是,TMEA这样一档具有权威性和影响力的盛典晚会,居然会在邀请了周杰伦、周深、毛不易等歌手参加的情况下,把年度十大热歌颁给这些很多大众不认可,甚至涉嫌抄袭的歌曲。

“这不就意味着,那些台下的知名歌手和人气爱豆,都被一群素人歌手吊打了吗?”小鱼觉得离谱。在她看来,这些歌曲可以在短视频平台上火,也可以被各个理发店、餐厅外放,但在这样一个大舞台上出现,就是不够格。

“这些歌怎么能得到大平台的认可?腾讯音乐集团为什么要用自己的国民度来给这些歌背书?没有底线吗?”

听歌审美降级?

还是“复活”彩铃时代?

小鱼的观点听起来似乎很极端,但像她一样觉得华语乐坛“审美降级”的人,不在少数。

“这是从哪儿选的十大热歌,太不理解了”、“实在没歌可以不评”、“没想到,20年了,我还在听老歌”……

值得一提的是,当天晚上也有专业歌手登台表演。毛不易、薛之谦、郁可唯、柳爽等歌手分别带来了《海上日记》《陪你去流浪》《路过人间》《漠河舞厅》等代表作,周深也用《送你一朵小红花》串联起了年度金曲。

和小鱼一样,很多网友直到现在还在听10年前的老歌。“以前是神仙打架,现在是审美断崖式下降。”

但发酵一夜后,在热烈的讨论热潮中,也出现了新的声音。

“以前的华语乐坛和内娱也没啥关系,那时候内地最火的歌曲不也是《老鼠爱大米?、《哥只是个传说》、《伤不起》、《小苹果》这种吗?”

有网友觉得,很多人气歌手和偶像组合,唱功也并没有受到大众认可。比如飞轮海,虽然歌曲传唱度高,但是演唱实力并不强。那时候也有很多大众不认可的歌手和爆款歌曲,所以说“华语乐坛已死”,实在太夸张了。

音乐行业资深从业者高航觉得,“其实热歌也仅是一类的代表而已,就是一个维度数据。如果是彩铃排行榜,或者抖音红歌排行榜,可能就没大家这么讶异了。音乐+短视频,这是是一个时代的产物。”

“音乐先声”创始人范志辉也觉得,TMEA的十大热歌并不代表着华语乐坛的审美降级,只能说是“复活”了彩铃时代。

“因为十几年前的彩铃时代,最火的就是这些歌了,其实这就是最大多数人群的审美偏好。但是之前这群人的喜好没有办法以‘爆款’、‘热歌’的方式,被主流关注到,所以也不会得到‘火’的印象。”

榜单受到争议,也反映了音乐圈存在的鄙视链。“算是偏见吧,觉得他们不入流,但这就是音乐行业的一体两面。”

“我觉得不是所有的热歌品质都差,有些就是标准的流行歌,只不过通过短视频BGM的方式走红。旋律有差不多的,更多是风格的类似。”虽然不是这些歌曲的主要受众,但是他在短视频平台听到副歌后,也会因为好奇去音乐平台听全曲。

“爆款热歌”,刺痛了谁?

说到底,十大热歌引发争议,还是和“话语权”、“鄙视链”有关。

曾经,文化人们占据传播主阵地,为好音乐发声,如今进入大数据时代,人人皆可自媒体,下沉市场的爱好被摆到了大众面前。

“评选方式本质上没变,之前的榜单也分年度最佳和年度最受欢迎,也就是品质和热度两个维度。之前可能是电台点播量、销量,现在是播放量。”范志辉解释道。

音乐市场的广泛受众中,包含了“相对精英”、“自认精英”的群体,也有下沉市场的巨大流量池,所以“矛盾”必然存在。

“因为抖音这些短视频平台的爆款能挣到钱,这次是因为平台颁奖,再次刺痛了某些人群的神经。”

先是流量至上,粉丝经济作祟,又是抖音占领十大热歌榜,很大一部分人“苦榜单无好歌久矣”。“很久没有听过官方榜单的新歌或者排行了,都是一些入不了耳朵的,被粉丝打榜打上去,实际上根本不是大众能接受的类型。”小鱼抱怨道。

归根结度,音乐产业要靠利益运转。粉丝经济、短视频爆款,的确让产业得以获利,偶像音乐、流水线音乐也由此成为新的“风景线”。

专业歌手唱OST、接商演、上综艺,但不出唱片;偶像想发专辑,还得听公司的安排先演戏赚足了钱。

“传统音乐公司基本都是从上一个时代吃过红利的,其实抛掉这些已有的成功轨迹,把自己的视角从零开始认知市场,真的很难。而所谓的网红歌曲公司,我觉得最近的作品质量也在提升。”

高先生觉得,对于演唱者一无所知,是现在热歌最大的市场反馈。所谓网红歌手,其实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音乐作品。所以大多时候,他不太赞成片方用“最近有首歌很红”的歌手。“是歌红了,和人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们经历了现在看起来最有意思的音乐时代变迁。下个时代长啥样没人清楚。但传统公司没必要抱怨作品质量问题,把这个问题作为核心问题,需要看看为什么别人可以把质量不好的歌曲推红,是不是我们的传统方式在当下不奏效了,是不是可以学习借鉴。”

十大热歌引发争议,是时候给音乐产业带来新的思考。

用音乐人梁欢的话来说,“腾讯那个十大热歌榜单就是最真实的民意,代表着最广泛的音乐审美。无论你处在鄙视链的哪个位置,向下审判都是毫无意义的,鄙视链这种低等文明产物如果真有意义,那是为了向上攀爬的。”

这种“向上攀爬”,让人联想到,产业的运作模式、获利渠道何时才能更新?或许就像高先生的观点:“好的音乐作品+好的传播模式,未来中国音乐市场才会更好。”

择天记小说txt下载 http://www.shenghuochn.com/lm-4/lm-3/11204.html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凉夏校园纪事
  • 编辑:王美宣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