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文体资讯  体育娱乐

短视频时代,还有人看情景喜剧吗?

(山今/文)继《演员请就位》《导演请指教》之后,“101模式”也轮到了情景喜剧——前不久,东方卫视官宣了一档情景剧综艺——《开拍!情景剧》。

八个剧组在投资人的助力下,争夺开拍资格,计划邀请沙溢、姚晨、闫妮、宋丹丹等演员作为艺术总监。

我们时常怀念那些经典的情景喜剧,“武林外传常看常新”前不久还登上了热搜,然而真正的情景喜剧却只能通过综艺再生。

按理说,棚内拍摄、场景单一、动辄上百集的情景喜剧,应该是性价比最高的剧集类型之一。

最近几年,剧集市场飞速发展,体量、投资越来越大,而物美价廉的情景喜剧几乎断档。消失的情景喜剧,去哪儿?

01 消失的编剧

正在播出的《一年一度喜剧大会》,优点之一大概是强调了编剧的作用。每个反响不错的短剧,马东都会请编剧出来聊两句。

以往我们谈起喜剧时,脑海中首先浮现的是喜剧演员。但实际上,编剧对于喜剧创作至关重要。

成功的情景喜剧,离不开有才华的编剧。

小木是《我爱我家》的影迷,前前后后看过四五遍,“你随便说一集,我可以说出里面的经典台词。”随后她一字不差地复述了《健康老人》中的台词。

《健康老人》这一集的编剧是英壮。他最初写的剧本叫《戒烟记》,讲傅明老人尝试各种办法,但戒烟失败的故事。

另一位编剧梁左看完剧本后说,很像严谨的论文,缺乏故事性和鲜明的人物塑造。之后英壮才加上了两位老人争锋相对,一个戒烟,一个戒酒,抢着当健康老人,戏剧冲突马上就有了。

《健康老人》剧照

梁左最早是写相声作品的,他不仅是《我爱我家》的编剧,还负责剧本统筹,帮助其他人润色包袱和故事,统一语言风格。

梁左不仅是《我爱我家》的编剧之一,也是文学师

史航曾在采访中谈到梁左:“他的阅读范围是几个时代的缩影,他不一定叫最后的大师,但绝对是最后的高手。今天的编剧看《我爱我家》,应该学习它最基本的幽默感。幽默感就是热爱生活,热爱人性。

过去,编剧是创作的核心之一。但现在,编剧在行业里到底是什么地位、有没有话语权,仿佛是一个大家都心知肚明、不需要再讨论的话题。

就在这几天,《司藤》原著作者尾鱼在微博吐槽自己作品被魔改,不少编剧也加入了讨论。

“编剧都以为荣,生活所迫去改编时,方向质量都是甲方控制。”

“外行指导内行,谁都能来提意见,改剧本。”

之前也就“编剧话语权”这一议题,采访了几位编剧。他们给出的答案出奇一致:编剧是边缘化、随时可以替换的,平台、演员、导演、制片都拥有比编剧更大的话语权。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越不尊重编剧、越是妥协于IP改编和大数据,能写、写得好的编剧就会越来越少。

正如史航在某次采访中说的那样:“现在的喜剧编剧,虽然是科班出身,但大多只是热心的喜剧观众或段子搜集者,能力很差。另外,还有很多网络段子写手成长为编剧,他们有性,却没有塑造人物的能力。”

02 没有爆款,就没有投资

编剧是链条中的一环,而情景喜剧消失的源头是,制作这一类型剧的公司也越来越少了

三三是一家制作公司的文学策划,平常会看一些剧本,买海外IP进行改编。她告诉,每个公司都有自己擅长的类型,她会基于公司整体的定位去寻找项目。如果是的剧本,会看公司导演和制片人的选择。

她所在的公司擅长都市生活剧,三年前买过美国一部情景喜剧的版权。当时有媒体报道称,国版正在剧本筹备阶段,但直到现在,这个项目仍然没有更进一步的消息。

经典情景喜剧《生活大爆炸》

擅长喜剧的国内制作公司,一只手能数过来。而这些头部喜剧制作公司,不是聚焦电影、话剧,就是深耕于脱口秀、相声、综艺等其他领域。专注情景喜剧的公司,几乎没有,或者说曾经有过,现在也没落了。

话语权越来越大的流媒体平台,也并不热衷情景喜剧。

很多观众都经历过全民追情景喜剧的时代,但起码在最近十年里,爆款中没有情景喜剧的一席之地。

三三说起了她前几个月看过的一部情节喜剧——《一宅家族》。豆瓣不到3000人标记看过,平台内部热度指数不到1000,只有《当家主母》的1/7.

“我没有笑。”这是三三对于《一宅家族》的评价。看完剧之后,她还去问了项目相关人员,对方告诉她这部剧的播出情况不是很好。

反响一般的《一宅家族》

作为舶来品的情景喜剧不好找投资,也并不是最近几年才有的事。

《武林外传》成为爆款前,广告无人问津。播出第一天的收视只有1.95%,第二天升到4.62%,广告这才变成抢手货。

就算有了《我爱我家》如此成功的作品,导演英达在拍《闲人马大姐》的时候,也遇到过资金问题。

投资方支付20万元的筹备款之后,《闲人马大姐》顺利开机,演员、剧本、场景都准备好了,但第二笔资金迟迟没法到位。

后来是蔡明借个人的影响力,才东拼西凑了100多万元。时断时续的经费也让拍摄变得困难。剧集播出后,平均收视高达12%,这才成为了长寿剧集。

其实情景喜剧从来就没有特别景气过。”英达在某个采访中说道。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IP改编成为大趋势,到2021年,仙侠、古偶、甜宠、悬疑基本“四分天下”,留给情景喜剧的空间越来越小了。

03 进击的短视频

2018年有一部打情怀牌的《家有儿女初长成》,张一山和高亚麟是主演。

但播出后反响平平,张一山在采访中说:“现在的观众群体好像已经不知道情景喜剧是什么了。现在没人做,我们做了个情景喜剧,肯定会关注度少。”

张一山再演情景喜剧《家有儿女初长成》,反响平平

时代变了,电视机和情景喜剧的黄金时代过去了。现在是短视频的时代,也是一个人均段子手的时代。

英达曾经说“喜剧有着很深的群众基础”。但随着媒介的丰富,幽默的形式越来越多,门槛越来越低。脱口秀、综艺、短视频、微博段子都能让人发笑。

史航曾在采访中表达过一个观点:“情景喜剧其实还是精英手段的精英作品,在这个全民吐槽的时代,它存在的必要性本来就没那么强了。

短视频已经过了蛮荒发展的时期,现在很多网红创作的短剧,虽然不够精致,但很大程度上满足了人们对于喜剧的需求,也重塑着人们的观看习惯。

在那些五花八门的短视频里,有接地气的人物,有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有针砭时弊的反讽,从校园到职场,类型齐全,沉浸式追剧,不到2分钟的长度还很省事。

短视频博主“左凤琴的快乐生活”曾凭借医疗短视频出圈。在那些略显粗糙的短视频里,他仅凭台词和表演,就勾勒出了东北诊室的人间百态。

有网友评价他:“泼辣、茬楞、善良、烟火气,干脆利索,会有人情世故的偏心照顾,也有一颗医者仁心。患者对话更生动,几句描述出一个生动惨痛的原生家庭故事。”

相反,很多精良制作的剧集,几乎看不到一个真实的人,大家心照不宣地塑造着一个又一个无菌的童话世界。

情景喜剧的生存空间被挤压,但我们仍然在怀念《我爱我家》《武林外传》,证明了它并非被时代抛弃。

它的消失,背后是行业的结构性问题。编剧没有好的创意和剧本,投资方青睐最赚钱的类型,观众的精力被各种各样的信息分割。

当《我爱我家》里的纪春生,以“葛优瘫”为名的表情包刷屏全网时,我们才意识到,情景喜剧出道即巅峰。

距离《我爱我家》已经过去28年,国产剧的黄金时代,什么时候才会再到来呢?

国剧盛典2013直播 http://www.shenghuochn.com/lm-4/lm-3/24606.html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