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首页  旅游城市  城市文化
  • 平乐神秘的南蛮文化与瑶人放蛊传闻

    • 来源:平乐热线
    • |
    • 2012-12-15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古昭州平乐瑶胞中的放蛊历史传闻由来已久,为我们当下那些仍然愚蠢理解这些文化的平乐人作了一个生动的现身说法。在官府强大的军事压力之下,瑶胞们怎么办?老老实实投降?瑶民就是利用真真假假的手段,在明代官兵之中制造蛊闻,使得明代官兵信以为真,不敢轻举妄动,因此府江之战才持续了三百余年!有人认为,笔者写这样的文章是在轻蔑平乐那些与历代封建官府作斗争的所谓蛮族。事实上,刚好相反,我们没有资格嘲笑他们。在他们面前,我们为人的精神萎缩可怜得很,尽管我们有一个为人的好听干部美名,那也不过仅仅是一个如此的干部美名。当然,笔者本人也属于一个精神萎靡之人,只是有所觉察到可能玷污了干部的美名而已。写这类文章的目的,就是为了挖掘一个地方更真实以及与众不同的文化传统。同时解构本土神秘文化,以供世人了解平乐南蛮文化中的历史真相。

        关于蛊毒,见于《周礼》记载的“土训掌道地图,道地慝。”疏云:“地慝,蛊事,人所为也。”以及《国语》记载有“宵静女德,以伏蛊慝”。“谓女惑男如蛊,使人形神双丧,精魂为其所役(一本作摄)也。”之后文人把情色相迷,看成被蛊惑。如张衡《思元赋》记载“咸姣丽以蛊媚兮,增雩眼而蛾眉。”则房中亦有益。男女相欢,进一步成了性事。到了后来的文人,又回到了蛊惑的原意。如鲍明远诗中的“吹蛊痛行晖”,盖飞蛊也。在岭南,最早的放蛊之言,始自唐代。唐开元初,张族被贬岭南,其《朝野佥载》卷2载,因见岭南土著陈怀卿于其家鸭栏汰得黄金十两。又于其屋后山脚“因凿有麸金,销得数十斤,时人莫知。卿遂巨富,仕至梧州刺史。”其又在《朝野佥载》卷1记有陈暴富后,遍访梧州周边郡县,专门研究和经营医治一种蛊毒的特殊药材。宋《太平御览》卷980引《岭表录异》“治蛊药”条也有记载。段成式《酉阳杂俎前集》卷17则记这种特殊的药材“出梧州陈家洞”。梧州府与昭州府同处桂江首尾两端。这种蛊毒文化,容易相染相习。只可惜梧州自唐代这条蛊毒传闻之后,再没有了下文。之后蛊毒的传言,在平乐府江慢慢开始流传起来。蛊毒漫延古昭州平乐,道理极简单。唐宋之前,古昭州平乐战事相对较少,官府对当地土著干扰少,蛮族们安居乐业,蛊毒市场没有多大用处。要说有,也如李商隐诗中所说,大体上用来对付生存环境中的凶恶动物。晚唐刘恂路过古昭州,对蛊毒有了一定了解,他在《岭表录异》说到:“岭表山川,盘郁结聚,不易疏泄,故多以岚雾作瘴。人感之多病,腹胀成蛊,俗传有萃百虫为蛊,以毒人,盖湿热之地,毒虫生之。”

      到了明代,喜欢宦游各地,特别是很关注社会各种奇异现象的田汝成,在平乐府深入研究了蛊毒。他在《炎徼纪闻-蛮夷》游宦广西平乐府时记载:“獞人五岭以南皆有之,与猺杂处,风俗略同。善为毒矢,射人物中者焦沸若灸。又善为蛊毒,五月五日聚百蛊于一器,令自啖食,存者留之,持以中人,无不死者。又为飞蛊,一日挑生,一日金蚕,皆鬼属而毒人,事之可以聚富,害人者类于饮食,内之令人心腹绞痛,面目青黄,吐水而脉沉,色黑豆胀而而破脱,嚼之不腥,易以白矾,其甘若饧,治之以归魂散、雄朱。”在《炎徼纪闻-獞妇畜蛊(又作行蛊)》一文又记载:“五月五日,聚诸虫豸之毒者,并置器内,自相吞食,最后独存者日蛊。有蛇蛊、晰蜴蛊、蜣螂蛊。视食者久暂,卜死者迟速。蛊成,先置食中,味增百倍。归或数日(一作月),或经年,心腹绞痛而死。家中之物,皆潜移去。魂至其家,为之力役,犹虎之役伥也。其后夜出有光,熠如曳彗,是名飞蛊。光积生影,状如生人,是名桃(一本作挑)生,影积生形,能与人交,是名金蚕。于是任意所之,流毒乡邑。杀人多者,蛊益灵,家益富。恭富昭贺,蛊术公行,峒官提陀,潜得其状,令巫作法厌之,取妇(月经)埋地中,出其首,浇蜡然之,以召冤魂。魂不为附,獞妇代鬼返骂,乃死。否则,不能置之法也。”到了明代,放蛊这种稀世技巧突然在古昭州平乐府大为流行,震惊朝野,在官兵中引起极度恐慌,蛊毒流行平乐府而且是在獞妇群体之中。这种现象不得不令人深思。这同府江的官蛮大战有关吗?不仅有关,而且关系很密切。说实话,食用的蛊毒信信尚可,但不接触人的所谓“飞蛊“,是否存在,笔者一直怀疑。由蛊毒到飞蛊再发展到蛊惑人心。从影响人的肉体到迷惑人的精神,是蛊毒的一个空前飞跃。明史专家王春谕研究后认为:“在明代,南方的蛊毒更为猖獗,有蛇毒、晰蜴毒、蜣螂毒、草毒等若干种”。蛊毒为害甚烈,为此,朝廷重视,民间也重视。李时珍在所著《本草纲目》八卷四“蛊毒条中,纪录治毒之药多达163味。这是很宝贵的医药遗产。宋《续资治通鉴》卷五十三记载:青始至邕州,会瘴雾昏塞,或谓贼毒水下流,士卒饮者多死,青甚忧。一夕,有泉涌寨下,汲之甘,众遂以济。这同史籍记载的解瘴毒或蛊毒的原始手段差不多。所以在流传中原进入岭南的路上有解瘴泉。瘴与蛊毒经常被混为同一社会行为。我们认为在当时敌对的双方,所有致人性命的东西,会引起争议。明史专家王春瑜也指出,以前的古人,通常是用水扑面解毒。这种方法比较传统,有一定效果。误食蒙汉药或过量饮酒,用水扑面催醒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古书上屡有记述。

      在辞海和一些词典中解释到:把许多毒虫放在器皿里,使互相吞食,最后剩下不死的毒虫叫蛊。旧时传说可以用来毒害人。这说明这种蛊毒行为的确是一种文化现象,不然不会流传这么广,影响这么深远。最终还把岭南的古昭州平乐府的所谓瑶蛮扯了进去。

      笔者认为,明代时期,广为流传的平乐瑶民放蛊传说是楚人巫术与平乐本地风物结合的产物。朱元璋还有一幅画像,貌像奇丑无比,明史专家王春瑜猜测,是朱元璋故意为之,有如民间百姓所说是防身之术也。朱元璋为何用这种方式防身?这同岭南古昭州平乐的蛊毒是否有关?这的确是件很难琢磨费解之事。

      蛊毒的实际社会影响和效果,主要体现在战事中敌对双方的一种心理战术。(包括迁居的中原外来者)畏惧瘴疠与防蛮自卫方式的一种言传。明清以来,汉人与中国南方的少数民族接触频繁。大量汉人移民从江南到达他们原来认为蛮荒之地,面对不熟悉的自然环境和周围充满敌意的少数民族,他们遇到了新疾病和实际困难,也千方百计以某种方式专门实施针对少数民族,进行强大的控诉与掠夺,其中的瘴气和蛊毒便是这种控诉的内容以及借以实施掠夺暴力的理由。李卉指出了这种关于少数民族的谣言形成的一些原因。王明珂先生在《羌在汉藏之间》一文认为:蛊存在于少数民族中想象臆念中。那些社会关系差,声誉不好外来者,很容易成为巫蛊的牺牲品。这些人一般缺乏反击谣言的能力和条件。其中一些人则沦为备受排斥、指控的对象,并代代相传。王明珂这个结论揭示了我们当下平乐人文传统中存在的某种现象。另外关于平乐府的“蛊妇”的传说常常被置于两个极端之上。一个是美丽;一个是丑陋。要是我们不了解历史背景,明代官员把平乐府畜蛊的獞妇置身于非常丑陋恶毒的地位,可能会引起我们强烈的反感。如果把这种制蛊的平乐府獞妇放到殊死战争的环境里,我们反而认识到了平乐府獞妇敢于同那些有枪有炮的官府英勇决斗,不怕死的高大形象精神。

      奇特的自然地理位置,造就了平乐奇特的历史文化和奇特的人文精神,而且很系统和很完整。不管我们如何看待平乐这种奇特的文化现象抑或说是古怪的文化现象,对于全国各地各种纷杂的历史文化来说,它不可再生,不可多得,也不可复制。在正统文化的观念眼中,这种古怪的历史文化是病态,但大自然给予我们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恰好病态是它的价值所在。牛黄是牛的病态,病态的牛黄是稀世珍宝。人类遗留下来的任何东西都值得珍惜,特别是这种反常态下的历史文化现象更值得我们重视。反观蛊毒的文化意义,就象如何对待至今平乐还流行放蛊的道理一样。平乐人不可能只准在平乐人乱施放蛊毒烟幕,而不准说它背后的民俗文化事象一样。其实文化的意义和价值很简单,只是我们的观念有问题。

    城市美食  The City Food 更多>>
    桂林市

      桂林是世界著名的风景游览城市和历史文化名城。地处湘桂走廊…

    周边景区

    漓江风景区 地址:桂林市灵川县灵川、阳朔,至平乐一段

    漓江风景区

    桂林乐满地主题乐园 地址:桂林市兴安县灵湖西岸

    桂林乐满地主题乐园

    桂林阳朔观光游 地址:桂林市阳朔县境内

    桂林阳朔观光游

    灵渠 地址:桂林市兴安县境内

    灵渠

    灵渠·水街风景区 地址:桂林市兴安县双灵路

    灵渠·水街风景区
    • 华南之巅 桂林猫儿山风光(组图)

      华南之巅 桂林猫儿山风光(组图)

    • 从西街走过 找寻自己的浪漫故事

      从西街走过 找寻自己的浪漫故事

    • 似梦似幻 令人迷醉 桂林夜景甲天下(组图)

      似梦似幻 令人迷醉 桂林夜景甲天下(组图)

    • 兴安灵渠 感受大秦帝国的撼世工程

      兴安灵渠 感受大秦帝国的撼世工程

    • 世界梯田之冠 龙脊梯田(图文)

      世界梯田之冠 龙脊梯田(图文)

    • 暑期玩水 绝对够刺激 五排河漂流(组图)

      暑期玩水 绝对够刺激 五排河漂流(组图)

    • 漓江晨曲 不愿做神仙 愿做漓江打渔人(组图)

      漓江晨曲 不愿做神仙 愿做漓江打渔人(组图)

    • 丹霞之魂 桂林资源八角寨掠影(组图)

      丹霞之魂 桂林资源八角寨掠影(组图)

    • 漓江边的千年古镇 大圩古镇(图文)

      漓江边的千年古镇 大圩古镇(图文)

    • 天下银杏第一乡 桂林灵川海洋乡金色掠影(组图)

      天下银杏第一乡 桂林灵川海洋乡金色掠影(组图)